最佳新聞

您的位置: 首頁 > 最佳新聞

知名網大制片人朱澤宇:網大已經開始比電影賺錢了!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8/9/29 19:00:21    閱讀:

 4548萬分到制片方手里是什么概念?換算過來相當于一部票房破億的院線電影。截至發稿,今年電影票房超過1億的影片(包含進口片)只有60部,片方分賬能超過4000萬的還不足50部,這其中很多影片還賠錢了。按照一年上映超過500部院線電影來計算,成本相對要低很多的頭部網大,已經比95%的院線電影都賺錢了。

 
 
 
而與很多院線電影要打磨兩三年甚至更久不同,一部網大從立項到上線可能只需要三個月。網大是可以成批量生產的,一家制片公司的年產量甚至能達到幾十部。
 
 
 
這個誕生于2014年的產物,在誕生第二年便出現了成本28萬、收益1500萬的“超級網大”《道士出山》。巨大的商機讓圈內外紛紛前來掘金,2016年,網大數量暴增至2271部,快餐式的內容也給網大帶來了“low”、“低俗”的標簽。在主管部門開始整治后,網大又在2017年出現了數量的急劇下降,一度從媒體的關注中消失。
 
 
 
 
 
《道士出山》劇照
 
 
 
到了今年,監管的手也握得越來越緊,2018年上半年有超過兩千部網大被下架。與此同時,野蠻生長后的網大市場已經產生了幾家龍頭公司,他們擁有打造多部分賬千萬影片的能力。這個從誕生之起就帶著草莽氣息的產品,在經歷行業巨變之后,未來將如何發展?
 
 
 
網大野蠻生長:誕生3年,數量翻5倍
 
在網大剛剛誕生的2014年,或許沒有人能想象一部只在網絡發行的影片能分得超過4000萬的票房。
 
2014年3月18日,愛奇藝在首屆網絡大電影高峰論壇上提出“網絡大電影”概念,定義它制作需要符合電影規律、時長超過60分鐘,同時必須是在互聯網發行的電影。愛奇藝高級副總裁楊向華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微電影產業經歷了一輪發展沒落后,出于滿足用戶不同需求、拉動付費會員的目的,為了與微電影區分,提出了網大的概念。
 
 
 
  “用付費點播模式進行分賬”是網大與微電影最核心的區別,原本有微電影基礎的從業者很快適應了這種新的商業模式,從拍微電影到拍網大的轉行似乎毫不費力:據骨朵數據統計,在誕生初年,上線的網大就有437部,前臺播放量達到了27.4億。
 
 
 
而網生內容制作周期短、成本低,且幾乎沒有政策的監管,使得當時的市場出現了大量與色情、暴力掛鉤的低俗影片。
 
 
2014年愛奇藝網大最高分賬和年度最佳為《成人記2》
 
 
暴力色情、低級趣味之外,“蹭IP”也是網大誕生初期的鮮明特點。
 
這其中,不得不提的“現象級”網大當屬《道士出山》,這樣一部用了28萬的成本、拍攝時間8天、后期特效師為大三學生的作品,在2015年4月3日上線后,僅用十天票房就超過三百萬,最終制作團隊分得了1500萬左右。
 
盡管蹭IP讓網大飽受詬病,但投28萬賺1500萬的“以小博大”的確給了更多人幻想。
 
網大的野蠻生長也在2016年達到了頂峰,影片總數從前一年的611部增至2271部,兩年內就翻了超過5倍,前臺點擊量也突破百億大關至216億。與此同時,危機也在2016年顯現。當年11月,愛奇藝、騰訊、優酷等視頻平臺先后下架了60多部網大,相關片方收到的解釋為“影片因廣電政策原因下線,后續發行影片請注意不要違背國家的相關政策法規,避免低俗、暴力、色情、臟話等”。
 
2017年,一系列法規和通知出臺,對網絡大電影的監管進一步加強。
曾因準入門檻低、想“以小博大”賺熱錢的投機者們發現,他們生產的劣質網大根本沒法上線,泡沫破滅,不少人只能帶著失落黯然退場。骨朵的數據顯示,2017年,調整之下的網大影片數為1763部,同比下降22.37%,而前臺播放總量則出現斷崖式下跌,只有68.5億,比2016年足足減少了147.5億。
 
除了下架不合格影片,為改變魚龍混雜的網大市場,視頻平臺也紛紛采取行動,愛奇藝相繼推出“網絡大電影2.0”、“大師監制計劃”,并與攜手索尼合拍頭部作品、和北京電影學院達成戰略合作。
 
同年,視頻平臺紛紛對網絡大電影分賬模式進行調整,使得分賬金額能更集中在頭部的作品之中。
與此同時,傳統的電影公司也在2017年紛紛入局,華誼兄弟、歡瑞世紀通過開設或收購新媒體子公司布局網絡電影領域。大地電影、索尼影視、光線傳媒、山影集團、China 3D、華策影視等也在當年開始關注網大市場,在傳統電影發行渠道外、積極嘗試純網發行電影模式。
 
 
 
 
 
來源:愛奇藝網絡大電影
 
 
 
而早期便已進入行業的公司,在巨變浪潮中嶄露頭角、成為行業的領跑者。在“2017年愛奇藝網絡大電影年度票房top20影片榜”中,淘夢占據6部、映美占3部、奇樹有魚占3部,行業呈現出“三分天下”的勢頭。
 
 
 
2017年,由慈文傳媒和愛奇藝聯合出品的《哀樂女子天團》成為2017年的網大口碑佳作、并拿到了龍標,有豆瓣網友評價這部網大“質量好過90%的院線電影”。
 
 
 
 
 
由慈文傳媒和愛奇藝聯合出品的《哀樂女子天團》成為2017年的網大口碑佳作
 
 
 
龍頭顯現,網大新格局初露端倪
 
 
 
洗牌并未結束,但是似乎已初現成效。
 
 
 
2018年,分賬過4000萬的網大不只《靈魂擺渡·黃泉》一部,淘夢出品發行的《齊天大圣·萬妖之城》也突破了四千萬。愛奇藝上半年分賬破千萬的網大有十幾部,TOP10分賬總票房超1.8億。優酷方面,除《齊天大圣·萬妖之城》外,也有兩部網大分賬破千萬,TOP10分賬超過了一億。
 
 
 
 
 
《靈魂擺渡·黃泉》分賬已超4500萬
 
 
 
這似乎并沒有讓網大的領跑者們感到意外。
 
 
 
“2018年的網大市場,再也不是三年前'28萬博千萬'的時代了。經過兩三年的摸索,網大行業投資制作的規則越來越清楚,四千多萬這個數字其實是可以預計到的,”映美傳媒聯合創始人高銳告訴毒眸記者,“大家都會奔著頭部的票房去,單體投資額度增加了,小體量的慢慢都退出。所以數量少了,單片價值變高了,很正常。”
 
 
 
從早年的十萬、三十萬就能拍一部網大,到后來的一百萬、三百萬,如今,投資僅百萬的網大已經不多見了,投資額近千萬的則不在少數,小投資體量項目正逐漸退出市場。
 
 
 
龍頭公司都在這幾年摸清了網大賺錢的套路。頭部公司不僅開始增加制作費用,他們還積累了影片數據和分析能力,以此預判觀眾喜歡什么樣的片子,后在故事和制作下功夫、以滿足受眾不斷變化的口味。
 
 
 
以近年來始終從事網大出品、發行的新片場為例,僅2017年至今,其制作、出品、發行的網絡大電影超過100部,這些影片累積的數據都回流到了其開發的數據后臺。
 
 
 
“新片場基于這些數據做了大量分析工作,什么樣的片子大概能賺多少錢,倒推我們應該花多少錢來拍,包括如何發行和營銷,我們都已經很熟練了,并且總結了有一套相對‘工業化’的流程。比如說《寶塔鎮河妖》,我們提前從各維度的數據上判斷它成爆款的概率很大,所以第一部還沒上線、第二部就已經開機,三部熱度形成疊加效應,同時數據團隊會收集第一部的觀看情況、反饋給創作組,創作組根據反饋去改進內容。”新片場影業的CEO牟雪說。
 
 
 
 
 
《寶塔鎮河妖》宣傳海報
 
 
 
從新片場今年上半年網大成績單來看,牟雪所言的方法論似乎頗具效果:其上半年作品累計點擊7.8億,其中網絡電影分賬過千萬的有4部,分別是《新僵尸先生2》(1555萬)、《寶塔鎮河妖》(1362萬)、《彪哥闖奉天之做夢沒想到》(1172)萬和《捉妖大仙》(1062萬)。
 
 
 
 
 
新片場今年上半年網大成績單
 
 
 
如今,網頭部公司現在都注重前后期的數據判研。在淘夢控股副總裁淘夢影業CEO吳靜看來,做網大需要數據驅動內容創新、以產品經理的思維做項目。“我們做自己的數據分析,用精準的大數據分析去了解用戶的喜好,從而開發新題材,”吳靜說道,“在做某個項目之前,比如《齊天大圣·萬妖之城》,我們能提前預估到它大概能獲得什么樣的成績、能分多少錢。”
 
 
 
 
 
《齊天大圣·萬妖之城》目前票房分賬達到4036萬
 
 
 
盡管分賬金額不斷突破天花板,但是今年上半年網大數量卻在大幅度下降:據骨朵數據統計,2018年上半年全網共上線651部網絡大電影, 相比2017年上半年數量減少了44.2%。
 
 
 
而在目前的競爭格局下,頭部效應也更加明顯。據骨朵數據顯示上半年頭部網大的前臺播放量為7.59億,占上半年網大總播放量33.56億的22.62%,播放量超2000萬的42部網大前臺總播放量達16.88億,占比則高達50.30%。這種前42部播放量超過總量一半的高度集中現象,在以往任何一年的網大市場中都從未出現。
 
 
 
 
 
數據來源:骨朵數據
 
 
 
2018年,超過1000部網大被下架
 
 
 
高分賬的網大多了,但是打開任何一家視頻網站的網絡電影頁面,“魂、仙、魔、妖”依然在占領著屏幕,這些元素還在監管的邊緣試探著。
 
 
 
政策監管仍然是網大最大的風險。隨著國家對網絡視聽內容的監管程度加強,對于最早內容上靠打擦邊球起家、現在依然在邊緣試探的網大來說,無異于需要脫去蹭IP的“胎”,換掉軟色情的“骨”。
 
 
 
今年4月10日,《人民日報》發布名為《網絡大電影為何佳作欠奉》的文章,點名批評了網絡大電影存在的“內容低俗”、“從業者專業性差”、“受眾文化水平較低”等問題,并明確表示,“如果不改變網絡大電影追求短期內容變現的商業模式,很難提升其文化層次。”
 
 
 
 
 
《網絡大電影為何佳作欠奉》插圖
 
 
 
隨后,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聯合發布《關于規范影視秩序及凈化行業風氣的倡議》提出規范影視秩序、凈化行業風氣,緊接著平臺自查下架不合格網大,愛奇藝下架了1022部、搜狐視頻下架了139部,這一時期達到了歷年下架數量的最大規模。
 
 
 
除了政策風險,網大單一依賴平臺分賬模式而存在的隱患也不可忽視。目前網大行業內也在探索廣告植入、衍生品售賣和海外發行等其他變現方式,但對廣告主而言選擇契合自己產品氣質的網大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業內人似乎并不擔憂收入來源單一的風險:“我們現在的網大可以做植入、也可以海外發行,都在嘗試分賬之外其他的收益模式。而且中長期來看,我認為視頻網站仍然會大力發展分賬內容。相比版權采購模式,分賬模式不占資金,更加市場導向,所以對視頻網站來說,分賬模式更經濟,也更公平。網大仍然有不錯的市場前景。”
 
 
 
 
 
 
 
愛奇藝針對網絡大電影設立的獎勵金
 
 
 
網大從誕生至今,僅僅只有四年多的時間,從最開始的粗放生長,到現在開始逐漸升級,網大已經形成了一定的頭部格局。在今年的愛奇藝世界大會之網絡電影論壇上,愛奇藝高級副總裁楊向華形容現在網大處在“剛從幼兒園畢業,邁進小學”的階段。
 
 
 
愛奇藝會員業務事業部副總經理葛旭峰認為,網大分賬票房未來還會有更高的突破,甚至有過億甚至2億的機會:“收益多少取決于付費會員的有效播放量,天花板就是視頻平臺的會員規模。愛奇藝18年Q2末的訂閱會員數是6710萬,如果有一部網大可以影響全部的會員觀看,將可以獲得1.5至2億的分成收益。當然愛奇藝會員還在高速增長中,試想當愛奇藝擁有2-3億的付費會員時,網大的票房分賬收入將會非?捎^。”
 
 
 
路漫漫其修遠兮,網大還需要一點上下求索的時間。
   蘇州企業宣傳片  |   蘇州廣告公司  |   蘇州影視制作  |   蘇州影視廣告  |   蘇州電視廣告投放  |   昆山宣傳片制作  |   常熟宣傳片制作  |   張家港宣傳片制作  |   太倉宣傳片制作  |   蘇州影視制作  |   微信小視頻制作  |   蘇州視頻制作  |   蘇州微電影  |   蘇州公司宣傳片  |   蘇州廣告片拍攝  |   蘇州影視公司  |   蘇州影視廣告公司  |   蘇州宣傳片制作  |   蘇州奧斯卡廣告有限公司  |
   
长春打麻将包赢技巧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推倒胡麻将技巧视频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香港股票如何开户 007足球即时比分 彩色印刷图库彩图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 股票跌黄金涨 新发行的股票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推倒胡麻将技巧视频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香港股票如何开户 007足球即时比分 彩色印刷图库彩图 二分彩的技巧规律 股票跌黄金涨 新发行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