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新聞

您的位置: 首頁 > 最佳新聞

奧斯卡影視創始人朱林紅預言,明年將會是網絡電影發展的分水嶺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8/9/29 18:53:28    閱讀:

 騰訊視頻近日發布網絡電影分賬新規,引發業內對網絡電影的關注。截至6月30日,愛奇藝共有11部網絡電影分賬票房突破1000萬,《靈魂擺渡·黃泉》的分賬票房更是突破4500萬,有效觀影人次約1500萬,讓業內看到了網絡電影市場的“吸金”實力與發展速度。從2014年愛奇藝第一次對外公開提出“網絡大電影”的概念開始,網絡電影已經進入第4年,從初期的“野蠻生長”到現如今生態體系形成,網絡電影迎來了行業發展的新階段,并且網絡電影工作委員會正式成立。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網絡電影從業者,描繪網絡電影的發展脈絡,理清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大視頻網站的分賬細則,并探究網絡電影未來的發展趨勢。

 
拍攝
 
先有名字,再想內容,劇本一周寫完
 
“網絡大電影”(以下簡稱“網絡電影”)這個概念,是愛奇藝在2013年第一次提出,并在2014年3月18日愛奇藝首屆網絡大電影高峰論壇上正式對外發布的。什么是網絡大電影?有以下幾個必備要素:制作符合電影規律、符合國家相關政策法規,時長超過60分鐘,同時必須是在互聯網首次發行的電影。
 
與院線電影相比,網絡電影的門檻沒有那么高,投資、制作以及演員等各方面都不及院線電影。從籌備到上線,一部院線電影平均需要兩年的時間,而網絡電影通常只需要半年。
 
已經4歲的網絡電影,仍舊無法擺脫很多觀眾認為它low的成見,這跟網絡電影初生期的“野蠻生長”有很大關系,內容低俗、打擦邊球、蹭IP曾經是很多網絡電影的“慣常操作”。
 
新京報記者采訪網絡電影導演秦教授。秦教授在進入網絡電影行業之前,曾給一些社交類APP拍廣告短片,但是因為投資有限,片子的質量普遍不高,從2014年開始有了按點擊量賺錢的網絡電影,秦教授就轉去拍網絡電影。據他回憶,剛入行的時候,網絡電影的行業市場簡直可以說是“群魔亂舞,從業人員素質比較低,投資我們的都是放高利貸的、煤礦主一類”,為了吸引眼球,提高點擊率,滿屏幕的“尸體、裸體、咆哮體”。
 
秦教授拍的第一部網絡電影是《鬼局之僵尸都去哪了》,名字是為了蹭當時比較火的綜藝節目《爸爸去哪兒》,但是半年付費期過去之后片子自動下線,這個片子現在連秦教授本人都找不到了。“我好多片子都已經找不著了,因為那時候亂,包括片子的成效亂、制作亂、后期亂、管理也亂,各種亂。比如說為了省錢就會把原來保存在盤里的素材刪掉存新的內容,刪了也就刪了。”
 
秦教授拍的《超能太監1》,引領了網絡電影“超能力”題材的潮流。“當時我們和投資方研究,覺得超能力題材會火,就想做個古裝劇本,覺得做個超能太監,總比超能皇帝和超能公主有意思。當年拍網絡電影都這樣,都是先有個名字,看哪個名字火就把這個名字先占上,現在也是狄仁杰火就全拍狄仁杰,法;鹁腿姆ê。”
 
網絡電影的取名非常關鍵,秦教授對新京報記者說:“觀眾看不看先根據名字來判斷,然后是海報,所以這兩個地方會花很多心思,讓人不明覺厲。很多網絡電影基本都是先有名字再有內容。我剛拍完的《宋快遞》,是我原先打算寫一個關于快遞的故事,但是我想拍古裝片,不想拍現代片,后來我一看古代有五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這不就是快遞嘛,后來想,送快遞的諧音,就定在了宋朝,于是就有了《宋快遞》。”
 
  秦教授執導的網絡電影,劇本都是自己寫,一般一周左右就能寫出來,字數在一萬五到一萬八之間。“字數別太多,太多你也拍不出來,還得刪,拍出來就是浪費錢,比如你熬個大夜就把這頁拍完了,回頭不合適一剪就剪沒了,這就相當于一個晚上請的所有演員、付出的所有努力,都白瞎了。”
 
盡管拍網絡電影已經4年,秦教授還是會出現類似的問題,“現在拍的戲叫《宋快遞》,剪完了有110分鐘,但是只能保留80分鐘,有半小時的戲需要刪掉,相當于三分之一的戲沒有了。”
 
秦教授現在是綜藝節目《奇葩說5》的辯手,但他會繼續拍網絡電影,“因為拍網絡電影會上癮。”讓秦教授上癮的原因是“如果是院線電影,可能要兩年才能拍一個片子,但是網絡電影一年可以拍三四個,有想法就能實現,比如說我1月份有個想法,可能我6月份就能實現,這是很過癮的,而且進步提高很快,比如說我今年拍了4個片子,我明年又拍了4個,一比較我就知道我進步在哪里了。”
 
發展
 
逐漸告別“草臺班子”狀態
 
時間倒回2015年,一部叫《道士出山》的網絡電影,據悉成本28萬,拍了8天,4月3日上線后,僅用10天,票房就超過300萬。這部“以小博大”的網大作品,讓網絡電影的后來者以為小成本+“蹭IP”就可以賺一筆快錢,但時至今日,此種“以小博大”的業界“神話”已經成為再也無法復制的歷史。
 
據網絡電影業內人士跟記者透露,“今年網絡電影一線的投資已經達到600萬-700萬元這個區間,相當于低成本的院線電影,去年陸陸續續開始有了上千萬的投資。低于百萬的成本是網絡電影剛起步時的狀態了。”
 
2017年,政策收緊之后的網絡電影,開始向“精品化”方向努力,華誼兄弟、歡瑞世紀、慈文傳媒等傳統影視公司也開始布局網絡電影業務,2017年慈文傳媒聯合愛奇藝出品的《哀樂女子天團》成為當年的口碑之作,豆瓣得分6.8,并且拿到了龍標。
 
淘夢控股副總裁淘夢影業CEO吳靜認為,“網絡電影已經進入了2.0時代,也就是精品化時代,網絡電影數量雖然減少了,但題材和類型卻不斷地在橫向延伸和挖掘,例如展現催淚父子情的《爹地》、剛剛提到的動作探險《大蛇》、熱血情懷的《黃飛鴻系列》、經典IP《靈魂擺渡黃泉》等作品無論從口碑和票房都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去年網絡電影的分賬天花板是2700萬,而今年上半年頭部精品內容的市場表現就完成了對2017年的整體超越。票房分賬天花板不斷被突破,目前已經超越4000萬。淘夢出品的網絡電影《齊天大圣·萬妖之城》、用了很短的時間突破了4000萬,換算成院線票房可以榮登2018年上半年院線國產片排行榜的第13名,也就是說網絡電影已經達到了很多院線電影都無法企及的分賬水平。”
 
奧斯卡影業CEO朱林紅告訴記者判斷網絡電影市場增長規模的辦法,就是“三大視頻網站的付費會員數×看網絡電影的會員人數×每個付費會員每個月觀看網絡電影的次數×單片分賬價格”。
 
朱林紅進一步解釋,“三大視頻網站的付費會員數目前應該在2億的量級,與去年相比大幅增長,而網絡電影是付費會員的有效觀看才可以分錢,因此付費會員人數的增長對網絡電影市場規模增長是非常有利的;此外,隨著網絡電影制作升級、品質提升,很多原先不看網絡電影的人也在開始看網絡電影了,因此看網絡電影的會員人數也在增長;第三,沒有票補之后進電影院看電影的消費增加,而用戶的消費需求存在,網絡電影的觀看又是隨時隨地的,因此每個付費會員每個月觀看網絡電影的次數也是在增長的,因此前三個數值的增長,就可以判斷出網絡電影的整個市場規模是在增加的。單片分賬價格三家視頻網站各不相同,是因為算法不同,但對于片方來說,我只在乎一個有效觀看我能分到多少錢。”
 
據業內人士分析,現階段,網絡電影的發展已經告別了沒錢沒團隊的草臺班子狀態,現階段的網絡電影“有錢有團隊有規則有類型,已經是一個類型片的市場了,可以批量生產,不停地拍和升級,而院線太復雜了,一部電影和另一部電影相隔時間太長了,它可以一直往前推這個類型,但是它的升級可能跟不上觀眾口味的發展變化。”
 
一位制片人跟記者分析道:“鑒于觀看網絡電影的用戶仍以男性為主,所以傳統網絡電影的類型范疇仍以男性剛需的五大類型為主:古裝玄幻、東北喜劇、民俗怪談、經典香港老片、當代軍警,有大量團隊以這些類型完成自己的作品孵化。但之后網絡電影的類型會越來越豐富,會有更多操作空間。”
 
淘夢控股副總裁淘夢影業CEO吳靜感嘆道:“作為一名內容制作者,我能特別強烈地感覺到,網絡電影跟網劇在發展軌跡上的共通點。早幾年講,大家誰看網劇,都是在說電視劇,但是2017年出現了《白夜追兇》《河神》這樣的精品,成為網劇的黃金之年,現在許多傳統的電視人,電影人都加入網絡劇的陣營。而網絡電影也是在走同樣的道路,現在我們也不斷有知名制作人加入到隊伍中。”
 
邏輯
 
需要用戶思維、數據驅動
 
院線電影的頭部作品壟斷了大量的市場份額,而一些中小成本影片則在市場競爭中面臨著巨大壓力,盈利堪憂,網絡電影這邊則分賬票房不斷突破天花板,已出現分賬票房超過4500萬的作品,所以業內有人產生了網絡電影比院線電影賺錢更容易的想法,實際上,院線電影和網絡電影,節奏、時長、拍攝、發行都不一樣,各有自己的發展邏輯。
 
奧斯卡影業CEO朱林紅談到,“一年國產500部院線電影中,票房前20名賺走了全年票房的70%,就網絡電影而言,以愛奇藝為例,去年一共上線了1700部網絡電影,票房破千萬的只有11部,所以集中效應我覺得是比院線電影更嚴重的。我們自己做發行,每年經手幾十部片子,這幾十部已經做過質量篩選,但這里面有些片子,真的就只回幾萬塊錢,但是它的成本往少了說也得大幾十萬,也是血本無歸。”
 
朱林紅談到,有些院線電影和劇集行業的從業者認為拍網絡電影賺錢很容易,“他們認為幾百萬的成本能有幾千萬的分賬,而且周轉快,是門好生意。但其實網絡電影的內容跟院線電影的偏好、節奏,不完全一樣,所以不是說什么人來做網絡電影都能做得好。”
 
淘夢影業CEO吳靜闡釋公司在網絡電影的發展邏輯:“我們一定是站在市場的角度上來做,結合大數據的分析指導,我們有一套自己的數據系統,將上千部影片進行分類標簽化處理,以不同維度的數據指標來指導新影片的開發,同時也融合制片人多年以來的經驗,看片量、題材選擇、審美、團隊的組建,最終能夠碰撞出新的火花很重要。”
 
朱林紅對記者表示:“奧斯卡的勝率很高,上半年上線的網絡電影,自制和參投的片子都沒有賠錢的。得益于我們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論,包括定量的和定性的。核心思想是數據驅動,通過數據總結規律和經驗,提高勝率,每一部都在進步,工業化的方法在總結。他們三年多累計經手的片子在200部以上,大數據分析的前提需要樣本量足夠大,分析才有意義,過手數據沉淀下來決策信息,每部影片的播放量,分天、分小時的播放量,這些數據都有研究和追蹤,所以現在一部影片上線一兩個小時,我們大概就知道這部影片是中等規模還是破千的,或者是鐵賠的,偏差不會太大,因為我們有一套匹配的數據模型。”
 
“網絡電影的特點在于它不是to B的,而是to C的,是服務于觀眾的,首先在于不是選擇哪個平臺,而是你要服務誰,要了解你的觀眾是誰,反推做什么樣的產品,然后再選擇合適的展映平臺,才能更有利于影片的推廣。”因此需要根據用戶的偏好來生產對口的內容,“比如說騰訊更傾向于二次元、女性向。愛奇藝常年的版權沉淀,更傾向于純電影氣質,相對下沉的內容,更普世。優酷曾經有一段時間做了大量的微電影,中產階級的觀影人群,整個體系剛形成,略微有點模糊。”一位從業多年的網絡電影投資方對記者說。
 
作用
 
為電影行業輸送人才
 
正如秦教授拍網絡電影上癮的原因是可以明顯地感知到自己的進步,可以快速地實現自己的想法一樣,網絡電影可以為年輕導演提供一個訓練的場域,既可以較快速度地實現自己拍電影的想法,又能夠通過多拍片子積累經驗,提升自己的業務水平。
 
一位在網絡電影行業中從業多年的制片人對新京報記者說:“一個優秀的導演一年甚至可以做6部網絡電影,平均也可以一年拍2-3部,拍完一個項目就可以糾錯一次,這樣就可以多拍、多犯錯、多升級。此外,彈幕上可以看到觀眾的直接反饋,而且觀眾的反饋是實時的,相對來說是干凈的,院線的反饋是很慢的,從上映到收到反饋可能需要5年的時間。”
 
因此,網絡電影有為整個電影行業輸送人才的功能,企鵝影視推出的“青夢導演扶持計劃”就是在為行業儲備優秀人才團隊,活動由導演選拔、綜合培訓、項目扶持、展映評選、人才輸送等環節組成,2018年的“青夢導演扶持計劃”加大了網絡電影扶持力度,數量增加到10部,單片扶持資金提升至最高400萬元/部。
 
相關行業人士分析道:“騰訊視頻的網絡電影是存量思路,做了很多青年導演計劃,回到了網絡電影的本質,為整個影視人才做基層儲備,大量的年輕導演、制片人、攝影在這個場域里完成自己的第一部長篇商業作品。給市場做人才儲備,這不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行為,而是一個輸出口。說實在的,400萬拍一個長篇足夠了,一批里面如果有兩個導演出來,就很不錯。”
 
奧斯卡影業CEO朱林紅也告訴記者,“網絡電影適合挖掘年輕導演,儲備人才,畢竟對于院線電影來說,把千萬甚至上億的投資交給年輕導演,還是有很大風險的。”
 
奇樹有魚創始人兼CEO董冠杰表示,做奇樹有魚的初心,除了商業的考量外,希望能通過網生內容的耕耘,培養出優秀的中國導演,使得他們能在電影更高的舞臺上展現出自己。
 
在秦教授看來,開頭6分鐘對網大來說,是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因為“大家把前6分鐘做得很好,導致后面不好,這6分鐘是大頭怪,就是頭特別大、身子特別小,很奇怪,不是健康發展。大家把好的資源、好的經歷都放到頭6分鐘,而忽視了后面的50分鐘。”
 
優酷已經取消了網大的6分鐘收費制度,改成了按照時長收費,但是新制度也存在著核算的問題,這個機制能否公開透明非常重要,數據作假是需要革除的行業積弊,F如今,業內人士稱“各大視頻網站都已經改變按前6分鐘結算的方式,觀眾連續觀看任何一個6分鐘,都算一個有效點擊。”
 
趨勢
 
明年將是網大分水嶺
 
吳靜看好網絡電影的前路,“各大平臺對網絡電影目前都是鼓勵和扶植的態度,紛紛出臺了很多利好和優化的合作模式。目前整個市場來說,頭部網絡電影分賬比例持續走高,頭部內容成為各大平臺兵家必爭之地,不難想象之后會有更多高制作水準的網絡作品相繼出現。這也是分賬清晰和透明下促進的行業發展,讓大家更有動力去做好作品。”
 
朱林紅的判斷是當前網絡電影已經完成了第一階段的發展,完成了規;、商業化,并且已經初步形成第一梯隊的公司,生態體系初步建立。“第二階段要上臺階了,應該是從明年開始,現在單部片子能賺到幾千萬了,但是題材非常集中,魔幻類,觀眾也會看膩了,創新也會乏力,第二階段如何做一定程度的題材創新,把看網大的觀眾比例提升,這是第二階段的主要工作。對奧斯卡來說,如何多快好省地生產優質內容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做出了分賬票房成績優異的網絡電影《道師爺》《伏妖·白魚鎮》的信風影業制片人何小川也認為,“在未來精品化、類型多元化是網絡電影的發展趨勢,其中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嘗試多元化類型的電影,而不是只做幾種類型。”
 
奧斯卡宇導描述網絡電影的發展階段是“網絡電影1.0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現在進入2.0階段則是開始精耕細作,普遍拍攝時間在20天,各方面都在提升。”
 
蘇州奧斯卡創始人兼CEO朱林紅預言,明年將會是網絡電影發展的分水嶺,明年奧斯卡影視會留出30%的資金,嘗試現實題材和女性向題材影片的創作。“網絡電影的優勢在于我們能更好地滿足用戶的需求;ヂ摼W是數據化的,所有用戶的行為是有數據的,根據用戶的反饋更好地迭代,精準滿足用戶需求。任何一個新行業都會經歷階段式的發展,只有不斷貼近用戶,才不會被淘汰。”
   蘇州企業宣傳片  |   蘇州廣告公司  |   蘇州影視制作  |   蘇州影視廣告  |   蘇州電視廣告投放  |   昆山宣傳片制作  |   常熟宣傳片制作  |   張家港宣傳片制作  |   太倉宣傳片制作  |   蘇州影視制作  |   微信小視頻制作  |   蘇州視頻制作  |   蘇州微電影  |   蘇州公司宣傳片  |   蘇州廣告片拍攝  |   蘇州影視公司  |   蘇州影視廣告公司  |   蘇州宣傳片制作  |   蘇州奧斯卡廣告有限公司  |
   
长春打麻将包赢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手机理财什么软件好 福建快三走势图开奖号码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app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交易 老版新快三街机 贵州快三200期 3d字谜图谜全图九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今日股票行情个股推荐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手机理财什么软件好 福建快三走势图开奖号码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app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交易 老版新快三街机 贵州快三200期 3d字谜图谜全图九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今日股票行情个股推荐